寻药客>> 百科资讯

好古者的大智慧——《段逸山举要医古文》的启示

来源: 寻药客 | 2019-05-01 23:23:52 | 浏览88
中国中医药报

□ 温长路 中华中医药学会

“信而好古”,是孔子在《论语·述而》中论述文化继承要义的话。他的意思是,要人们相信历史、相信古人、相信古籍,并下大力气把古人遗留下来的财富挖掘好、研究好、继承好。“好古”的实质,不是对古之实存性上的仰慕,而是出于对古今一道的领悟和文化生命连续性的契会。上海中医药大学段逸山教授是医古文界的元老之一,在中医药界是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的人物,因为不少人都是听着他的医古文课、读着他的医古文书走过来的。他主编了5~8版的中医药院校的《医古文》教材、撰写了大量的古汉语研究论著。把他称为当代的“好古者”,应该说是名实相符的。

余与段教授是多年相交相知的朋友,准确点说应该是半师半友的特殊关系,因为我也是通过医古文学习、医古文工作与他结缘并不断加深友谊的。去年6月19日,在从厦门海峡两岸中医药论坛赶赴上海参加龙华医院骨伤科创建50周年庆祝活动期间,段教授到宾馆看望我,并送来他的新作《段逸山举要医古文》一书(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)。我深知这本看来只有30万字书的分量,它凝结着段公一生对医古文教学的殷殷亲情、记录着他一生对古汉语研究的累累硕果、饱含着他一生献身于中医药事业的拳拳忠心。捧着他的这本书,从上海读到沈阳,又从沈阳读回北京。“意到处言不到,言尽处意不尽。”(清·刘大魁《刘海峰文集·论文偶记》)段公书中的智慧思维、智慧方法、智慧表述都让我嗟叹不已,于是我就用“大智慧”来表达学习的心得。

《段逸山举要医古文》一书的智慧思维,表现在作者对全书结构的筹划上。“结构二字,则在引商刻羽之先,拈韵抽毫之始。”(清·李渔《闲情偶寄》)面对中医古籍文理庞杂、文辞错杂、字词复杂、语法繁杂的格局,没有统揽全局、驾轻就熟的本事是很难说得清楚的。作者以丰厚的理论积淀、丰富的教学经验为基础,从大处着眼,列纲别目,有条不紊,表现“医儒相通,形神得兼”,“千变万化,有章可循”的深奥;自细处入手,层层剥离,分合有度,体现“辨章学术,考镜源流”,“至小无内,至大无外”的学问。如此“先分独合,后辨有无”,漫谈汉字的象形、指事、会意、形声;“唯求达意,不讲‘规矩’”,阐释语序变化的可循规律;“异中求同,同中辨异”,辨析词义异同的简明路径;“跳跃变化,曲尽其妙”,陈述交叉文句的前因后果……一书在握,作者“同医古文打了将近半个世纪的交道,伏在书案前看的,站在讲台上说的,坐在电脑前写的,甚至是躺在床上想的”那些“牵肠挂肚,梦想魂绕,何止星霜三度”的宝贵学识尽都展现在读者面前,俨然一道令人肃然起敬的“羹墙”。

《段逸山举要医古文》一书的智慧方法,表现在作者对全书章法的布局上。这本书的内容不仅涉及到医古文教学的全部范畴,而且涉及到中医文献研究的诸多领域,创制是很大的,书中设立的52个篇目就是明证。作者“从中医古籍文理丰富的原因说起,介绍中医书目,剖析文字通假,探讨词语现象,分析语法修辞,阐述句读今古,论说注释校勘,乃至文献的整理、校读方法,仲景的笔法,《纲目》的价值,写本的景象,讲课的心得等,举其要,钩其玄,既加以论述,又多例析”。“举要”是本书最具特色的亮点,全书的每一个篇目和所论证的所有问题,都是通过实例来加以澄清的,是作者智慧的具体流露。书中所引用的例证来自中国古代文化典籍的方方面面,医学之外,有文、史、哲学等多个学科的内容,仅列于书尾的参考文献中标示的就达228种,都是作者亲自从古书堆中扒出来的珍贵资料,其读书之多、读书之苦是可想而知的。这些内容的原创性、权威性是被广泛认可的,有不少内容“为历版医古文教材及其参考书籍、研究生教材所吸纳”,成为中医基础教育的重要标本。

《段逸山举要医古文》一书的智慧表述,表现在作者对全书文法的应用上。作者是被医界誉为“学富九车、才高八斗”的文化学者,善于驾驭资料、善于总结提炼、善于由博返约、善于化繁为简之外,语言诙谐、故事诱人、表述生动、文采飞扬更是本书的显著看点。王安石不谙“剥枣”即“扑枣”、宋人误将“穿井得一人之使”讹传为“得一人与井中”,鲁哀公将乐正“夔一,足”理解为“夔一足”等,皆是用轶闻趣事说明汉语语法难度的;列举出常用通假字62个、正反词语27条、连绵词40个、浑言与析言不同用法24则等实例,都是用数字告诉初学者渔猎之法的。作者应用了大量的统计学方法,让数字活起来说话。如说,“之”和“其”是《黄帝内经》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虚词,在《素问》和《灵枢》中,“‘之’出现的频率分别高达2510次与2447次,‘其’”出现的频率也分别有1783次与1225次”。作者还借用《封神演义》中的故事,形象地把它们比喻为古籍中的“哼哈二将”。他如书中应用的并列排比之法、递进加强之法、形容比喻之法、歌诀图标之法等得当自如,品之令人叹服。

世人对段逸山教授的称呼很多,诸如先生、老师、教授、主任、馆长等,虽然是出于不同的身份对他不同职务、职称的称谓,称呼中却折射出段教授人生的艰辛和智慧之路。显然,他是成功者。去年6月24日,担任着上海中医药大学图书馆馆长的段逸山教授荣膺该校“终身教授”之誉,这无论是对他成功人生还是成功做学问的褒奖都是当之无愧的。喜庆之中,我为他写下了“申浦穹碧添巨星,终身教授赋段公,好古尚德乐人事,紫薇花开一路红”的贺辞,算是我对他和代表他学术成就之一的《段逸山举要医古文》这本书的基本评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