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药客>> 百科资讯

法学家康树华——工作当乐事 养生练太极

来源: 寻药客 | 2019-06-05 21:22:09 | 浏览85
中国中医药报

法学家康树华——工作当乐事 养生练太极

本报记者 常宇

康树华,男,1926年生,黑龙江人,1947年参加革命工作,现为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、北京大学犯罪问题研究中心主任,中国犯罪学会名誉会长,中国法学会青少年法制教育研究会会长。曾任中国犯罪学研究会会长、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青少年工作组委员、共青团中央青少年立法顾问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》咨询委员、司法部劳教立法顾问、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》与《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》起草委员会顾问。著译主编著作50余部,发表学术论文千篇,终身享受政府特殊津贴。

北京大学当代著名法学家、犯罪学家康树华教授耳不聋、眼不花,面色红润,讲话生动幽默,反应敏捷,怎么看也不像是85岁的年纪。因为良好的精力体力,康老除了每天伏案写作外,还经常应邀到北大、人大、北师大讲座,因为兼任多所院校教授,故也参加学术研讨会和研究生论文评议和答辩会,还接受律师事务所疑难案件的咨询和论证等,生活得像年轻人一样充实紧凑。

就在记者采访时,康老正准备去东北开会,而其50万字的法律学专著《新中国犯罪学研究形成与发展》也刚刚出版。

康老生活规律,工作效率很高。每天4点钟起床就到书房工作,上午下午各打1小时太极拳,午觉一定要睡,晚上11点以前睡觉。

打太极拳能治慢性病

打太极拳能治慢性病,康老在年轻时就深有体会。1949年,康老在沈阳最高人民法院东北分院工作期间,由于物质匮乏,缺医少药,加上工作繁忙,长期营养不良,虽然只有23岁,就患有胃病、神经衰弱、初期肺结核。一位老同事建议他练练拳,动作很简单,就一节“摸鱼”,相当于太极拳的云手动作,每天练20分钟,康老很快就恢复了体力,这三种毛病也都渐渐好了起来。

因年轻时就尝到太极拳的甜头,故康老一有空就习练,虽多有中断,但40岁以后一直坚持至今,每天打两遍拳,风雨无阻,即使出差在外,也要抽空练一下。

康老说,“打太极拳感觉很轻松,传统太极拳太复杂,太繁琐,我就将有些动作简化,有些动作增加次数,瞧,单鞭4下改成10下了。”

康老练太极拳时,没有太多的意念,不追求意随气行,而是随便想,尤其喜欢构思文章。练拳的状态是一种很沉静、很沉思的过程,练着练着灵感自然就冒出来了,这感觉让人很享受。

练拳也是恢复体力的好方式。康老和老伴经常一起逛公园,回家后,爱人累了就倒在床上,康老也累,但他用练太极拳来解乏。只二三十分钟,练完一遍拳,比躺在床上睡一觉还轻松,还舒服。

在逆境中保持乐观豁达

康老认为,人的一生有高潮低谷,有春风得意,也有沮丧失意,好的生活要珍惜,而在逆境中尤要保持乐观豁达,这对养生同样重要,巴金有句名言:“精神快乐是人类最好的滋补品。”

年轻时,康老做事有一股拼劲,加上政治过关,又是党员,深得领导赏识。1953年,康树华在北京中央政法干校进修期间,就被选派驻进中南海参加“五四”宪法起草工作小组,又于1954年被调入北京大学法律系任教。1955年,康树华未到而立之年即被评为讲师,享受高级知识分子的待遇,月工资106元,并享用公派的车。那时,康树华不仅承担教学任务,还任团总支书记,并参与党政领导的一些工作。他满腔热情,踌躇满志,忙得每天都不回家,在北大法律系,同事们说康树华简直“红得发紫”。

但1962年反右斗争,康老受到了牵连,抄家、批斗、挨打、下放,开除党籍,去干最脏最累的活,一路顺风顺水的康老前途瞬间逆转,生活跌入了低谷。

但康老并没有把苦闷心情长久地盘庚在心里,因为对党有着深厚的情感,他深信党迟早总有一天是会给自己平反的。

除了多次的申诉外,康老没有参加派系斗争,没有浪费时间,在外文图书馆打杂时,坚持学习日语,并且翻译了日本、西方国家对法律和犯罪的观点,用业务学习转移了自己的烦闷,也为其以后开创犯罪学研究打下了深厚的基础。

把工作当成一种事业看待

康老可以说是新中国犯罪学的奠基者。他创建了青少年法学新学科,组建了中国犯罪学研究会,出版了青少年法学与犯罪学一系列著作。

现在很多人一提起工作就喊累,真是身心疲惫,不堪重负。康老却在中年以后、近60岁才开始着手新领域犯罪学研究,在此领域做出了很大成绩,成为令人尊敬的法学大家,他是怎么工作的呢?

“把工作当成一种事业看待,你就会乐此不疲,主动去做一件事怎么会像强迫自己干不愿意干的事那样累呢?如果把工作当成值得你长期努力的事业和目标,也就不会计较得失,就不会在乎多发少发一篇论文、一本书这样的小事,也不会因评个职称、获个奖心里才平衡,更没有白费工夫没有回报的失落感,因为每一堂课、每一次讲座、每一论文和专著对社会的安定、对青少年健康成长都意义非凡。”

道理很简单,人一旦有了追求,就会全身心地投入其中,一切烦恼、痛苦、疾病就会被抛到九霄云外,这种强烈的信念,不仅使人生活得充实、美好,而且能极大地提高人体免疫力。

“文命”结束后,犯罪、尤其是青少年犯罪现象日趋严重,国家要求加强对青少年违法犯罪问题的研究与防范。但犯罪及预防犯罪研究领域在我国尚属空白,康老作为北大一名教授,既要教书,又要赶写教材、编译著作、创办杂志,又参与青少年立法等社会活动,简直是废寝忘食,披星戴月,经常是天不亮就披上棉袄走进冰冷的书房,一旦沉浸其中,把学科当成自己的事情,就忘记了疲劳、辛苦,甚至饥饿寒冷,这可能是精神的巨大力量吧。

享用中医药要有人指导

作为中医界外人士,康树华很相信中医药,毕竟是在我国实践了几千年的经验。“我很难理解有的人号称打假专家,对中医药经常发表一些站不住脚的言论,知识分子说话是要负责任的!”

不过,康老深感,享用中医药要有人指导。以前有人推销各种各样的补品和保健品,康老觉得既然是进补佳品,肯定效果好,就整盒整盒地买来吃,花了几千块钱,结果一点效果也没有,上当受骗不止一次。后来,康老因每年夏天皮肤起红疹痒痛到中医院去看病,医生说是肌表有湿热,开了两盒中成药,才十几块钱,还挺见效。康老这才觉得应该在中医大夫的指导下服用中药,也可让医生帮助鉴别一下保健品的真假。

康老的爱人还经常给康老泡保健茶,组成是:枸杞子、山楂片、葡萄干、西洋参片、桂圆等,沸水冲泡,每天必喝,效果不错。这是已故原人大副委员长雷洁琼教授向康老推荐的养生小方。

最后,康老还问记者“听说你们中医讲求和调圆融,我的‘提倡宽容大度,追求平安幸福’人生信条也符合这大原则吧?”